阅读新闻

两名女大学生的致命兼职:凶手疑有吸毒史幕后老板成谜

发布日期:2019-08-26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

  肖潇和韦琳(均为化名)既是大学同班同学,又在同一家托管所勤工俭学——这家托管所设立在江西南昌青山湖区佛塔魏村一处民宅内。

  8月15日下午,肖潇告诉男友,她的外卖APP账号会员过期,然后用男友的账号点了一份外卖。久等不来,她给男友发微信:外卖怎么还没到?这也是她发给男友的最后一条微信。

  韦琳和肖潇同吃同住,可谓形影不离。8月16日早上,韦琳还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动态。

  或许不到一刻钟,祸从天降。二人以及托管班一名8岁男孩倒在血泊之中,另有一位7岁男孩脑部受重创,目前仍在ICU接受治疗。

  狠下毒手的是房东。从警方和家属披露的信息看,房东魏某福以冰箱坏了需要帮忙为由,先后叫两个女孩到二楼,持刀将其残忍杀害。后又骗托管所的孩子上楼,分别为8岁、7岁的男孩喻飞和小凡(均为化名)随即惨遭厄运。

  行凶两小时之后,魏某福投案自首。警方向家属透露,魏某福自称杀害了四个人——两个女老师和两个小孩,原因是“和老婆吵架”、“追债没追回来”。

  多位本地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魏某福曾长期吸毒,“全村人都知道”,前妻也因此与之离婚。引发村民议论的,还有托管所老板赵某“无证开辅导班”的背景。

  “一个月前,我见过那个凶手,他是辅导机构所租房子的房东。”肖潇和韦琳的大学同班同学薛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肖潇很早便在这家距学校约半小时车程的“知明教育辅导机构”当老师。暑假前,她会在周末给孩子辅导作业。暑假后,她决定不回家,留在托管所兼职挣钱。韦琳则是8月份初到。

  临近大四,班里同学都忙着找实习。作为班委的薛青问过肖潇:“这个私人的辅导班,能给你开实习证明吗?”肖潇表示不清楚。

  “如果当时劝她不要留在那里就好了。”薛青和肖潇关系很好。因为不放心,他还亲自去辅导机构看过。

  那是一个三层的民宅,房东魏谋福是一个50多岁、不大与租客打交道的独居男子,自己住在三层,一层全部租给辅导机构。事发时,肖潇和韦琳就住在和教室同在一层的带独卫的房间。

  今年7月份,薛青去辅导班找肖潇时见过魏某福。“话很少,很孤僻的样子。”薛青回忆道。

  直到肖潇遇害,薛青才从遇害者家属和村民口中听说,这个房东“长期吸毒贩毒”“他老婆就是因为他吸毒与他离婚”“因为吸毒差点把自己儿子都杀了”“杀人的动机就是吸毒过量后出现幻觉”……

  但这些议论被警方否认。凶案发生两天后,8月18日,南昌警方发通报称凶手魏某福已投案自首,“经查,魏某福无犯罪前科,尿检呈阴性”。遇害女孩韦琳家属曾告诉红星新闻,警方初步确认犯罪嫌疑人无吸毒史,无精神病史。

  事发至今,托管所的老板赵某始终没有露面。中国新闻周刊多次致电未能拨通。遇害者家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孩子出事之后,赵某未曾打一个电话、发一个信息表示歉意或者安慰。

  目前,还在ICU接受治疗的7岁男孩小凡的父母也对媒体表示,孩子的救治已经花费7万余元,托管班的老板从未给过说法,他们认为赵某同样应该为此事负责。

  赵某创办的这个名为“知明教育辅导”的机构,本质是一个托管所,下设两个托管班。村里的小学放学很早,“一点多就下课了,家长要上班要干活的,咋办?托管呗。”有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家辅导班规模不算小,就在小学对面,一般有20多个小孩在此托管。

  即便这类托管班在不少小城市、城镇被认为是满足现实需求的存在,但缺乏资质、管理混乱的安全隐患,在这起3死1伤的托管所凶杀案中一览无余。

  遇害者家属质疑,魏某福家附近租客都知道他性格乖戾,且有吸毒史,因此租房都避着他家,赵某开托管所怎么偏偏选在魏某福的房子里?

  不过,有村民表示,家长对托管所是否有合法的资质并不在意,甚至房东魏某福的吸毒传言。据津云新闻报道,该托管所暑期20天的“课程”,收费1500元,这在当地并不算便宜。但是,有大学生能辅导小孩功课、位置优越方便接送……这些足以淡化某些忧虑。

  中国新闻周刊在天眼查等企业查询软件并没有查到这家培训机构的相关资质,也没有查到用赵某姓名设立的公司。

  受害者家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某是南昌某税务局的公务员,已在税务系统内工作十余年。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中国知网的论文库里,的确有赵某署名文章,单位写明是“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地方税务局”。

  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警方称魏某福当天的尿检并未显示毒品反应,精神病史也被排除,一时间小村庄内流言四起。

  两个遇害女孩的同学表示,她们与房东魏某福素无恩怨。薛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韦琳刚来两周,肖潇住的时间比较久,与房东打照面也不多。且肖潇是一个理性、处事有分寸的女生。平日里,需要与房东就水电费等问题交涉时,她一定会提前跟老板赵某报备,然后再由赵某与魏某福沟通。

  因此,熟悉她的同学认为,魏某福杀人绝对不是由于跟托管班老师、学生的纠纷。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研究犯罪心理学的教师张广宇认为,犯罪动机非常复杂,需要多项证据互相印证才能做出较准确的推论,“有时候,就是嫌疑人的说法,也可能是借口。”

  尽管警方未公布犯罪嫌疑人具体的作案动机,但从现有信息看来,魏某福的行为在大众认知中属于“极其恶劣”。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即便有自首情节,但魏某福不大可能获得轻判。“精神病史需要此前有鉴定,此外,即便他是由于吸毒导致幻觉而杀人,这类情况与醉酒一样,起因可以自行操控,不能因此减免罪责。”

  在肖潇父亲的微信相册里,有一张妻子捧着鲜花的照片,那是女儿用第一次获得的奖学金,给妈妈买的母亲节礼物。如今,女儿惨遭不幸,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们家属的诉求就是要重判凶手,同时要求托管所的老板进行民事赔偿,还有,相关部门一定要坚决取缔这种(没有资质的)机构,不要再有人受害了……”肖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江网(dajwjx)”和“手机江西网(jxrb_jxnews)”。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